区块链之家 - 牛探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火币公益官宣捐助 1000 万元人民币用于全球采购医疗物资

2020-2-8 16:15| 发布者: nutiwadmin| 查看: 465| 评论: 0|原作者: 火币,医疗物资

摘要: Odaily星球日报也推出策划专题《驰援武汉疫情,这些区块链公司在行动》,以细节展示支援疫区工作的真实一隅,希望能为其他驰援疫区的民间组织提供一些有效经验,并带动更多有能力的人奉献爱心。 本期为我们讲述宝 ...

距武汉封城已过去 16 天,拐点似乎仍未到来。不断发酵的疫情和接连告急的疫区医疗资源时刻牵动着全中国人的心。无数人放弃春节假期,逆行去往抗击疫情的第一线,许多企业相继伸出援手。

Odaily星球日报也推出策划专题《驰援武汉疫情,这些区块链公司在行动》,以细节展示支援疫区工作的真实一隅,希望能为其他驰援疫区的民间组织提供一些有效经验,并带动更多有能力的人奉献爱心。

本期为我们讲述宝贵亲历故事的是火币公益团队。

作为千万驰援武汉的企业之一,火币集团成立火币公益,官宣捐助 1000 万元人民币用于全球采购医疗物资

除夕夜,火币迅速组建起近百名志愿者的小组,从大年初一开始24小时全球无时差地为疫区医疗资源对接沟通。

此外,这场驰援武汉的物资行动,也动用了火币所有海外关系,医疗物资来自丹麦、意大利、法国、阿联酋、阿根廷、美国、日本、韩国、泰国、俄罗斯等国家。截至目前,火币公益已经累计向一线医院捐赠 60 多万套的防护物资,1000 多台血氧仪,9.5 吨消毒水,以及 5 万多件防护服。

Ciara 和她的志愿者团队们几乎度过了一个无眠的春节,用她的话说,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跟医生对接需求。所有的人熬着打时差仗,白天对需求和物流,晚上对海外的医疗物资采购。

援助过程并非一帆风顺,而是不断碰壁、遇阻,在一次次失败、沮丧后平静,再次尝试。Ciara 向 Odaily星球日报坦言,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不敢相信做慈善会是这么难的一件事。

(本文由火币公益发起人 Ciara 口述,Odaily星球日报整理。)

同时,正文之前,我们向普通人、吹哨人,曾试图拯救地球的李文亮医生致哀,祝福他的家人平安,期望民众离真相更近。




   除夕夜紧急集结

武汉疫情在社交媒体上发酵的时候,我还在达沃斯参加一个闭门会。虽然人在国外,我依旧不断接收到国内的信息,就连达沃斯的口罩也都卖光了。

于是我开始联系美国的同事和同学,希望能买批口罩运回国给医生们,后来我们还真的找到了上万级别的口罩现货供应工厂。

但紧接着我们发现,全国各地发出求援信号的机构非常多。于是,我们考虑,火币集团能做些什么?火币创始人李林决定捐款 1000 万元用于购买医疗物资。

1 月 24 日除夕当天做出了援助决定,我成为火币公益的负责人,集结全球办事处力量,逐步组建了志愿者小组、需求对接志愿者小组、采购志愿者小组、物流配送志愿者小组等等。

1000 万的基金,不只是用于援助湖北,还要用在社会关注度没有那么高但疫情同样严重的其他县市等区域。同时,全国最缺的是物资,我们希望把物资直接交给最需要的单位,所以确定了直接对接医院需求采购物资的方案。也就是说,我们购买每一批物资前都会意向医院进行核实,请专业人员帮忙分别真伪,确定符合标准后才会采购。

时效紧迫,我们只能赶快先开始做。第一件事,就是对接需求。

当时网上已经出现了大量求助的医院列表,于是我们不断的打电话去核实对方的需求,这才发现有的信息失实、失效,甚至还有人假装自己是医生和医护人员,希望收了物资之后再拿去卖。

慢慢地我们发现,我们不能通过中间介绍的方式对接需求,一定要跟医院直接沟通,对接到医护人员的需求。

为了对接需求,我的微信上新建了近 200 个群,24 小时群聊轰炸,根本不能睡觉。对接过程中,看到了真实物资短缺的情况:

有的医生找到我,告诉我情况紧急,医院内有确诊病例,却没有可用的医疗物资;有的医院科室缺少口罩,一个实际上应该经常更换的普通的外科口罩被要求连续使用两天;还有的医院防护服有限,只要下来就得换新的,于是医生们舍不得喝一口水,为了给同事多留一件,宁可一顿饭都不吃。




   去海外工厂跟“代购”拼抢口罩

面对日渐紧迫的资源需求,我们几乎动用了火币的所有海外关系,开始从全球采购医疗物资。

火币的用户来自 30 多个国家,在超过 10 个国家有自己的本地团队,一些当地的合作伙伴也都动用自己本地的关系帮我们去找物资,这已经比一些其他的机构要更顺利了。

但在采购上,我们还是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包括无良商家临时加价,口罩也要“配货”,海量不符合标准的产品等等。

口罩现货资源紧俏的现实是超乎想象的。

有了物资的渠道,并不意味着一定能买到,更多的时候,物资是靠“抢”的。一些专业做采购的人会直接去到工厂当地加价抢货,买口罩往往是晚一秒钟就抢不到的情况。

我们韩国的同事第一时间开车去工厂,结果在路上遇上了大堵车,后来才知道原来前面的车全都是排队去买口罩的。

听起来可能很搞笑,但真的全都是国人拿着现金在厂前排队抢,大部分都是代购。

后来我想:这些人不就是有在现场的优势吗,那我也去好了。

再之后我们对接到泰国的一个工厂,需要本人在现场订货,并且立刻使用现金支付定金,不然他就不卖给你。泰国防护服比较多,加上当时防护服特别紧缺,我就直接飞到了泰国。像是拍电影一样,上一秒还在雪山环绕的达沃斯,下一秒就转战到了炎热的热带国家。

码头每天只有两班船能到工厂所在的岛,下了飞机,我直奔码头,追上了当天最后一班船。

就这样,我穿着在达沃斯演讲的裙子,拎着箱子上了船。

Ciara坐上最后一班船(图片来源于受访者)

因为地方实在太偏僻,我还提前给泰国警方报案报备,上了船以后,突然有一种可能买不到口罩,还要被卖了的感觉。

不过好在,最后我采购到了 3 万个口罩,5000 套防护服。

在全球采购物资还要面对各国医疗器械标准各有不同的挑战,我们希望保证所有物资都能符合国内一线标准,一些无法到当地核验的货源,我们会要求工厂直接进行视频审核。

这段时间的高强度锻炼下,我和同事们都成了医疗器械专家,随便发一张照片过来我们就能分辨是什么类型的口罩,是否符合标准。

不过遗憾的是,也有很多物资在核验期间,就被其他渠道截胡了。




    人肉背回、旅行团带货,能想到的运输方式我们都尝试过

一批马上就要赴疫区一线支援的医生向我们求助,他们需要自己带物资前往疫区,但手中医疗物资十分匮乏。

于是,我包了一辆车让泰国司机带着我找遍了当地的药店,只要有药店我们就停下来,进去问、去找。当时我的感觉是,只要我能买到符合标准的口罩,不管是 20 个还是 1 万个,我都买。

2月2日Ciara亲自带物资回国

有了物资,紧接着的难题就是怎么运回国内,运到医生的手上。

通过普通货运方式,海外的物资运回国需要经过海关、质检才能放行,再运到医生的手上,就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况且这批医生马上就要去往前线了,那怎么办,也只能我人肉背回。

我原计划是春假期间不回国,假期后直接去海外出差,但为了把这批口罩交到一线医生手上,我还是飞回了北京。口罩的箱子上有 3M 的标志,我担心托运行李被人偷,所以在机场的时候就把口罩放在行李箱里,把我的衣服放在纸箱里托运。

夹在Ciara行李箱的口罩

在泰国采购到的这批物资,还有一部分是用于捐助给湖北黄冈的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当时他们第二天早上 8:00 就要进来一批确诊病人,但却没有防护服,情况非常紧急。

如果走货机货运,要排非常久的队,来不及。最后我们托火币泰国的当地的合作伙伴帮忙联系上了一个旅行团,旅行团领队带着这些客人,用行李托运的方式,帮我们运了回去。

物流方面的挑战不止这些。

比如起初可能我们通过快递送达医院,后来发现有些快递不能用了;比如在海外购置的物资,从偏僻的工厂运到机场,结果不让飞了;还有我们一批丹麦的的物资,由于国家政策原因运不出来了等等。

只能说,物流上真的每分钟都在发生变化,只能尝试通过各种关系,寻求绿色通道,往国内运,往需要的地方运。

这个年,一直守到初五,我都基本没睡过觉。

火币公益里的志愿者们几乎都是这样熬着的。而且还在打时差仗,国内白天在对医生需求、对物流,晚上的时间对海外的采购。

从运输回国到定向给指定医院,也是一件难事。

起初你还能运回来,后来只有省级的 5A 慈善总会和红十字会才有受捐资格。 也就是说,一定要通过这两个组织进行捐助,其他人无法直接捐助给定向医院。

也就是说,你就明明知道医生很需要,你给他买了,但是有可能分不到他头上。

我们靠湖南省红十字会的帮助才实现对湖北黄冈医院的捐助。


通过旅行团托运的物资抵达长沙机场时已经是晚上 11 点了,清关、向红十字会报备之后,我们又遇上了质量检查。

那天的情况真的是特别的难,湖北黄冈着急用物资,马上就要进来病人,而另一边药监局、质检局需要对捐赠物资进行质量审核。

通常来说,检测最快三天出结果,在湖南省红十字的协调下,我们出示了所有证件,工作人员也连夜抽查了一宿,所有人都在焦急地等着结果,没人能睡得着觉。

最后这批物资在第二天下午顺利放了出来,黄冈的医院在长沙机场就直接取到了物资。




   连轴转的10天,我看到了人性的极善和极恶

这半个月的,我们志愿者团队的每个人都在经历着每天被骂的日子。

我们不仅要催物流催发货,还要安抚医生的情绪。在这样高压的环境下,我曾经因为委屈几乎每天都哭一次,感觉做慈善好难,被夹在了中间。

我们遇到了不少骗子,有的交完定金后直接坐地起价,有的给了钱不发货、发假货,有人甚至拿和水泥的工作服来骗我;还有一些发国难财的奸商,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给出了超高的报价,一个口罩能卖到 14.5 美金一个,一双不到一块钱的医用手套可以涨 10 倍以上再卖给你上。

一次次失败后,我也变得平静了。

半个月里面,我看了见了太多骗子和坏人,也见了太多天使。

我们有一批 9.5 吨的消毒液,是通过圆通运往疫区一线的。当时武汉已经封城,司机们都知道,只要开车进去就出不来。

不仅如此,这 9.5 吨的消毒液几乎全是通过人力,用双手搬运装车。


火币捐赠的消毒液等待运往疫情一线

我说,师傅你肯定累坏了吧,你们要不先休息吧?

他说没事,先帮你把那个东西送进去,最快的速度送到,反正到了我也得隔离14天,我到了再休息。

每一辆车开进去都是有去无回的,但他们还是义务反顾地帮我们把物资运进了疫区。


参与到这件事中,你可能会看到很多感动的事情,但你同时也看到人性恶的一面。

你既能看到奸商、骗子和滥用权力的机构,又集中见到了那些可以不顾自己生命安危,去前线支援的医生;那些明知可能被隔离,但也义无反顾的逆行货运司机;那些不吃不睡付出的志愿者们。

我每时每刻都在跟医生聊天,所有的医护人员和他们的家人一直在联系我,我亲眼看到他们有多“惨”,医疗物资不够,用垃圾袋做防护服,医生们顾不上回我的信息,休息时间只有两个小时。

面对这些,即使委屈,你也不会怀疑自己在做的事情,肯定会继续往下做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Archiver|小黑屋|牛探网 ( 鄂ICP备17030413号-1 )

GMT+8, 2020-9-25 02:26 , Processed in 0.128179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8-2028 www.nutiw.com

牛探网与您一起了解、学习、涉足区块链的知识、技术和领域,带领你一起开启未来去中心化的生活!